< 更多消息

最新消息

【律師執業權】盧廷閣:從打壓律師 到打壓律所 ————紀念唐吉田、劉巍律師吊證十周年

自從我個人在網上為權利發聲開始,我先後在公安、司法部門成為重點監控對象,約談、傳喚已成為家常便飯。

找我所的麻煩,是從2018年5月25日開始的。當時司法局、律協要非法阻止我去旁聽湖南文東海律師被吊證的聽證會。在無法得逞的情況下,石家莊市司法局副局長張仲命令律管處長石永瑞找來了全部合伙人,威脅他們:如果不能阻止我,就找他們的麻煩。合伙人受到威脅,紛紛要求退夥。無奈之下,我只得妥協。司法局、律協經向河北省司法廳匯報請示,並經批准後,與我達成書面協議:合伙人退夥,律所由合夥所變更組織形式為個人所,而我不再去長沙旁聽。6月25日前後,我們將變更材料上報、修改後,司法局審查通過。自此,一直拖到今天,已近2年時間。

開始,我只是催問,司法局每次都說:已上報,等審批。審查、審批都是有期限的,況且他們事先已請示省司法廳,並得到了指示。
審批嚴重超期後,我提起了行政複議,得知司法廳並沒有收到材料。

然後,我又提起行政訴訟。於是,令人驚奇的事情發生了:僅有的兩個管轄法院,不約而同地,一看到我的名字便拒不讓我進入!自然就無法立案。然後我郵寄立案,法院便直接拒收退回。

在此期間,我從各種渠道得知:原來是司法廳、局反悔了,他們害怕律所變成個人所後,更不好控制我,有合伙人在,可以作為棋子牽制我,甚至架空我。因此,他們拒不辦理律所變更手續,就這樣耗著我和我所。

實際上,自從我個人被他們作為監控對象後,我們所就無法引進律師了,包括招收實習律師。道理很簡單:沒有律師敢進,進也批不了,實習律師考核通不過,誰願意被找麻煩呢?不僅如此,自從變更事件發生後,司法、律協與公安聯手打壓我,搞的所裡現有律師人人自危,紛紛轉所,原來15名執業律師,現在只剩7名,這還包括無法退夥的3人,其他人也在準備離開。

在此期間,司法及律協多次挑起事端,挑撥合伙人關係,有的被合伙人因良知拒絕,有的被我成功阻止、化解。他們還對我本人及律所搞污名化,連我接手的一個『河北律師』(30來人)的小微信群,都禁止律師加入,並要求群裡的律師退出,否則要找麻煩,還威脅說會影響所在律師所的年度考核,最後群裡的律師紛紛退出,最後那個群也被封了。

他們利用手中的權力,聯合所有部門協調行動,利用各種手段打壓一個律師,牽連打壓一個律所,那就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兒,因為這權力不受監督制約,寫在紙上的維權救濟辦法形同虛設,一切幾乎是在他們的掌控之中。

而之所以到現在還沒有搞掉我,我想可能是因為這幾個原因吧?1. 是他們實在找不出我有什麼違法、違規的地方,甚至錯誤都很難找到;2. 由於我的抗爭,他們往往搬石頭砸了腳,官員們人人自保,生怕引火上身;3. 國內外的關注,使他們與他們的上級們不得不顧及一下形象。

關於對我個人的打壓,我會找機會專述。

2020-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