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多消息

最新消息

【截至2015年7月12日晚22點,共計106名律師/律所人員/維權人士被刑拘/帶走/失聯/約談/傳喚/短期限制人身自由】

【截至2015年7月12日晚22點,共計106名律師/律所人員/維權人士被刑拘/帶走/失聯/約談/傳喚/短期限制人身自由】

被刑拘[1]/監視居住[2](以下個案已為變相秘密拘押)【7人】

律師 5 人:

1. 王宇 (北京,鋒銳所,被刑拘)
2. 周世鋒 (北京,鋒銳所,被刑拘)
3. 王全璋 (北京,鋒銳所,被刑拘)
4. 黃力群 (北京,鋒銳所,被刑拘)
5. 隋牧青(廣州,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監視居住)

其他2人

6. 包龍軍 (王宇丈夫,北京,被刑拘)
7. 劉四新(北京,鋒銳所行政助理,被刑拘)

被失踪/帶走/失聯【17人】(未獲釋/情況未明)

律師 10人:

1. 李姝雲 (北京,鋒銳所)
2. 劉曉原 (北京,鋒銳所)
3. 李和平 (北京)
4. 劉士輝 (廣東)
5. 鄭恩寵(上海,11日下午帶走並抄家)
6. 謝陽 (湖南)
7. 文東海(湖南,12日約1900被帶走,有傳喚證,涉嫌尋釁滋事)
8. 周立新(貴州,鋒銳所律師,12日約1600被帶往貴陽派出所)

其他 9人

9. 王方 (北京,鋒銳所會計)
10. 考拉(趙威,北京,李和平律師助手)
11. 老木 (劉永平,北京)
12. 胡石根 (北京)
13. 戈平 (天津)
14. 望雲和尚 (林斌) (在四川被捕)
15. 李發旺 (山西)
16. 魏得豐 (謝陽律師助理,湖南)
17. 徐知漢 (山東濟南,被帶走)

被短暫拘留/約談/傳喚【82人】(已獲釋/現平安)

律師 64人

1. 張維玉 (山東,在北京鋒銳被拘)
2. 左培生 (北京,在鋒銳被控制)
3. 江天勇 (北京)
4. 倪玉蘭(北京,12日1347警察上門警告)
5. 張凱 (北京)
6. 劉衛國 (山東)
7. 舒向新 (山東)
8. 徐紅衛 (山東)
9. 付永剛 (山東)
10. 王玉琴(山東)
11. 熊冬梅(山東)
12. 劉金湘(山東)
13. 王學明(山東)
14. 熊偉(山東)
15. 李金星 (山東)
16. 張海 (山東)
17. 馮延強 (山東)
18. 李威達 (河北唐山)
19. 梁瀾馨 (河北唐山)
20. 劉連賀 (天津)
21. 姬來松 (河南)
22. 任全牛 (河南)
23. 孟猛 (河南)
24. 馬連順 (河南)
25. 常伯陽 (河南,12日0200回家)
26. 張俊傑(河南)
27. 王秋實 (黑龍江)
28. 張雪忠(上海)
29. 李天天(上海)
30. 薛榮民 (上海)
31. 秦雷 (上海)
32. 王成(杭州)
33. 張磊(蘇州)
34. 陳宗瑤(陳晨,浙江)
35. 袁裕來(浙江)
36. 呂洲賓(浙江)
37. 王萬瓊 (四川)
38. 於全 (四川)
39. 遊飛翥 (重慶)
40. 付劍波 (重慶)
41. 何偉 (重慶)
42. 遊忠洪(重慶)
43. 張庭源(重慶)
44. 雷登峰 (重慶)
45. 黃思敏 (湖北,12日2300被約談)
46.​​ 胡林政 (湖南,12日1956回家)
47. 郭雄偉 (湖南)
48. 陳南石 (湖南)
49. 王海軍 (湖南)
50. 石伏龍(湖南)
51. 楊金柱(湖南)
52. 楊璇(湖南)
53. 張重實(湖南)
54. 羅茜 (湖南)
55. 呂芳芝 (湖南)
56. 張玉娟 (湖南)
57. 蔣永繼 (甘肅)
58. 曾維昶 (雲南)
59. 劉文華 (雲南)
60. 楊名跨(雲南)
61. 王宗躍 (貴州)
62. 鄒麗惠 (福建)
63. 劉正清 (廣東)
64. 吳魁明(廣東)
65. 葛永喜(廣東,11日2120被警察裡帶走,12日0156確認出來 )
66. 陳武權 (廣東)
67. 王全平(廣東,12日約0100被帶往看守所,0200左右出來)
68. 葛文秀(廣東,11日2257發消息說土匪砸門)
69. 覃永沛 (廣西)
70. 張鑑康 (陝西)
71. 李方平(北京,12日0730在江西萍鄉被第二次帶走,2130回家)
72. 李昱函 (遼寧)

其他 10 人

73. 周慶 (北京,鋒銳所司機)
74. 遊豫平 (洗冤行動志願者,北京)
75. 包卓軒 (包濛濛) (王宇兒子,北京)
76. 馮斌 (北京,在鋒銳被控制)
77. 盧秋梅 (山東,12日1300被傳喚)
78. 李大偉 (甘肅)
79. 藍無憂(河南)
80. 侯帥(河南)
81. 漁夫(王福磊,深圳,在上海被帶走,已無事)
82. 歐彪峰 (湖南)

被查抄

1. 鋒銳律師事務所
2. 李金星律師辦公室(NGO:洗冤行動辦公室)
3. 北京高博隆華律師事務所(李和平律師所在事務所)

13:01 湖南公民代理羅茜發消息:諸位好,我被釋放回家。
13:07 湖南王海軍律師發消息:已經接到胡林政,今晨6點走出洪江公安局。
13:10 湖南王海軍律師發消息:謝陽律師被長沙警方今天帶回長沙,這是胡林政打聽洪江警方的說法。
13:06山東舒向新律師發消息:【警察與舒向新問答】三名警察剛走。拿著一張打印紙進行提問:一、有沒有簽名和聲援王宇、周世鋒等人?答:簽名了,也聲援了;二、為什麼簽名、聲援?答:2011年我出事時,他們聲援幫助我了,他們聲援幫助了很多人。聲援是為了讓更多人知道,有些事不公開不行,比如河南和吉林兩個敲詐公安局案,你們警察說,公安局能被敲詐嗎? (警察笑了);三、今後不能炒作他們的事,不能發表不實言論?答:不會發表不實言論,但,不認可炒作這個詞語。今後還要聲援他們! (最後一句警察沒記)
13:38 山東熊冬梅律師發消息:北園派出所國保王警官約談,在路上。
13:52程海律師發消息:有人說陳光武煽顛,監視居住。
14:00倪玉蘭律師發消息:下午1:47分新街口派出所警察來家警告我,不要給違法拘留的律師發帖子,我我因不了解情況就沒發過任何帖子,警察非說我發了關於拘留律師的帖子。
14:00香港有團體發起遊行至中聯辦抗議及聲援維權律師及人士,國外於洛杉磯﹑舊金山﹑悉尼等地的中國領事館外均有人士聚集聲援。
14:20 山東律師馮延強發消息:濟南市歷城區全福派出所電話約談了我大約30分鐘,現在我剛出來。簡況:1.我表明自己和王宇律師、王全璋律師是好朋友,前幾天剛和周世鋒律師、劉四新博士喝過酒(並且喝的很愉快),他們出事,我肯定會關注。我要積極聯繫,爭作他們的辯護人。 2.他們給我做了筆錄,我沒有簽字。 3.我告訴他們,以後打我電話不通時,可以發短信。不要到我家裡去找我。找我時,要有法律程序。
15:14王龍德律師轉發10:52的消息:甘肅李大偉正在接愛熊貓(不確定)的說服教育,剛才和李律師視頻正在播放教育視頻。昨晚就找過,今天是再教育……
15:42 北京周澤律師發消息:剛收到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律師、我的貴州老鄉周立新律師短信,說是被帶到了貴陽市公安局南明分局大南派出所。這是怎麼回事,難道鋒銳所已被定性犯罪組織,凡鋒銳所律師都有罪?
15:48貴州王宗躍律師發消息:我是貴州王宗躍律師,繼我被傳訊之後,家住貴州的北京周立新律師現被帶去派出所。
15:48 雲南楊名跨律師發消息:#7•10律師劫#我與昆明四警察於律師事務所辦公室見面結束。整個過程友好坦誠,互有說服與勸諭,也有對很多敏感案件中律師作為的交流與探討,用時約一小時。具體言:1.事關王宇周世鋒等律師案;2.奉上級命令行事,希望理解;3.何時何因轉發評論王周案及簽名聯署事? 4.望不發表不負責任言行;5.上午因工作交接怠慢未及時接待表示歉意;6.打電話要求折返派出所時不存在“否則抓人”之語,是誤會或聽錯了;7.領導建議刪除上午所發有關該派出所微博。我:1.尊重警察權,也望尊重律師權;2.認為同行蒙冤或不公,理當聲援表態。縱遇蒙冤警察蒙冤法官,也會服從內心聲張相助;3.所發言論非常負責,均字斟句酌,若發現有誤也會即時刪除處理;4.會在法律範圍內行使自己的言行,希望警察機構懂得尊重法律,嚴格依法辦案;5.對不守時確實不爽,望改進,哪怕打一下招呼作簡要說明;6.絕對未說“否則抓人”!難道我聽錯了? (說明證據固定很重要);7.上午所發微博說明我來過並據實播報,考慮後友好拒絕。是為報,一切安好!謝謝各位朋友,包括見面的警察新友!
16:05 山東張海律師發消息:我堅持不去派出所,市南的國保隊長電話威脅說給我傳喚手續,結果一小時後來點說到所來看我還有市局領導。
16:28 重慶雷登峰律師發消息:我昨天做完筆錄。
16:55黑龍江律師王秋實發消息:【感受自由價值的四個小時】我暫時安全了,之前的四個多小時一直處於非我意志能夠控制的環境中,哈爾濱國寶派人前來北京專程找我,要求我在王宇包龍軍的事件上不參與,不發聲,我告訴他們,王宇是我的大姐,包龍軍是我哥哥,卓軒是我大外甥,我秋某人不會不吭聲,王宇夫婦是在我遇難之時幫我的人,我秋某人玩世不恭,唯仗義爾,他們遇難我不會坐視不理,如需要發聲我不會裝啞巴,他們告訴我,你是黑龍江的一號人物,現在我們只是找你談,你如果不配合,各種措施都會上,包括你的父母。我慫了,我承認,我雖然不怕,但我身為獨子且未婚無子嗣,不肖尚且,但不能讓父母晚年遇難,我告訴他們,我認慫,我可以在王宇夫婦情況不明的情況下不發聲,但一旦他們需要我成為辯護人,我將義無反顧,大義與私情,唯前者,我的父母我相信不會沒有照顧,他們定會衣食無憂,逼我如此,我會再無顧慮,但現階段我不希望對我父母採取什麼手段,父​​母花甲之年,不肖子尚且罷了,怎能牽連二老,我忍,我讓,只此程度,對方說,我可以有三天安全,如黑龍江要祭旗,唯我無他。我表明,那就如此,至少三日內先享受生活,如此而已,三日過後,吾輩雖愛自由,愛父母,然,隨爾等去吧,人為刀俎,我又奈何,如此而已,放我離去,我很感謝,也很榮幸,成為黑龍江的一個標誌性人物。天要下雨,隨他去吧。
17:38 覃臣壽律師轉發李方平太太消息:李方平律師今早7點30分被警察第二次帶走,至今未歸,已超過10小時。敬請關注!
18:34 山東李金星律師發消息:問話完畢,國保大隊長和派出所,比較客氣,強調不能炒作周世鋒案,不能接受國外媒體採訪。
18:53 湖南律師文東海發消息:又被帶派出所了。
19:08 湖南律師呂芳芝發消息:文東海律師太太發消息,剛來幾個人把我家東海帶走了,有傳喚證。
19:51 河南馬連順律師發消息:我已從開封市公安局出來,還是不叫為鋒銳所發聲。
19:56 山東舒向新律師發消息:胡林政律師已自由,謝陽律師還沒消息。
20:00 歐彪峰發消息:剛剛我與湖南文東海律師的妻子通了電話,她說晚上七點左右五個警察「兩個穿制服,三個便衣」到家裡將文東海帶走,來者態度比前晚「7月10日晚」帶走文東海的人要客氣多了,這次對方出示了傳喚證,傳喚理由是涉嫌尋釁滋事,確認看清楚後對方收回了傳喚證⋯⋯
20:15 遼寧李昱函律師發消息:瀋陽警方給我買的車票,說一把局長要跟我談事。我現在回瀋陽的動車上。
21:05 湖南王海軍律師發消息:湖南張玉娟律師被要求約談。
21:15 湖北黃思敏律師發消息:我今天被武漢公安和司法局勒令必須回武漢談話,溝通了很久無法變通,他們非常強硬。我今晚大概11點到武漢機場,他們在機場等我。
21:30 北京律師李方平妻子:李方平已回到家。
22:00 貴州律師周立新發消息:我今天在貴陽被國保詢問4個小時。

 

[1] 刑事拘留:此處所列名單均被刑事拘留,但偵查機關尚未公佈罪名及羈押地點。然根據中國《刑事訴訟法》規定:公安機關拘留人的時候,必須出示拘留證。拘留 後,應當立即將被拘留人送看守所羈押,至遲不得超過二十四小時。除無法通知或者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動犯罪通知可能有礙偵查的情形以外,應當在拘 留後二十四小時以內,通知被拘留人的家屬。有礙偵查的情形消失以後,應當立即通知被拘留人的家屬。

[2] 監視居住:此為中國《刑事訴訟法》規定的強制措施之一,監視居住應當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住處執行;無固定住處的,可以在指定的居所執行。對於涉嫌危害 國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動犯罪、特別重大賄賂犯罪,在住處執行可能有礙偵查的,經上一級人民檢察院或者公安機關批准,也可以在指定的居所執行。但是,不得在 羈押場所、專門的辦案場所執行。根據我們過去的經驗,此種強制措施十分容易滋生酷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