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目录

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及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的公开信

傅政华部长、王俊峰会长钧鉴:

 

2019年世界律师大会

 

            于过往40年,中国曾多次承诺尝试改善国内的法律制度。虽然中国的民商法逐步走向现代化,其现行的法律系统依然未能达到最低的国际人权法标准; 在这期间,中国的人权状况更每况越下。

 

            虽然中国今年致力表达其依法治国的决心,然而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习近平以及中国首席大法官周强则继续强调中国政府不会容许司法独立,而且认为法庭必须接受中国共产党的治理。中国至今依然无法确保《世界人权宣言》、《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及其他人权公约所列出的基本权利。作为《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1998)的签署国家,中国有义务去避免作出任何违反此公约的行为。中国二十多年来仍未批准早于1998年签妥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反而利用其法律制度滥捕、任意拘留以及强迫失踪数以百万计的人,并阻止他们获得法律援助及公平公正的审讯。

 

            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将于本年12月9-10日举办世界律师大会,中国更应好好利用此机会与超过600位国内外的嘉宾检视中国的法律及司法制度。

 

709大抓捕、人权律师被剥夺法律权利及被逮捕

2015年中国进行了一场针对人权律师的大抓捕,至今牵涉至少321名受害者,其中包括律师、律师事务所职员、人权捍卫者及其家人。多位人权律师被秘密审讯,他们通常于审讯前被超期羁押,而他们的家人亦通常不知悉其状况。遭受到此类待遇的包括王全璋律师[1]及其辩护律师余文生律师。另外李昱函律师(709大抓捕受害者王宇律师之辩护律师)自2017年起已经被拘留,至今仍在等候其一直被推迟的审讯。

 

中国的律师想跟其被拘留的当事人见面经常会遇上困难,有时候律师更被当局在没有任何证明文件的前提下告知被解雇,使当事人因而被剥夺聘请法律顾问的权利。此类做法在至709大抓捕之后仍然被广泛使用。

 

不少709受害人到现在还是身处监狱[2]; 而打压仍未停止,有更多人权律师被监禁,包括陈武权、陈家鸿、覃永沛等。有些虽然已经完成了刑期,但仍然被密切监视,而他们及其家人依然每天被骚扰。

 

酷刑、被迫失踪及强迫认罪

直今,中国仍然有人权律师被迫失踪(例如已经消失超过两年的高智晟律师);有些律师在被拘留期间或入狱后经历酷刑,在重获自由后都无法摆脱心理阴霭。我们所知道的酷刑方式包括但不限于:工字链、老虎凳、熬鹰、肉棺材、强逼服药及单独囚禁等。

 

在正式被拘捕之前,当事人如果被控「危害国家安全」罪名,可能会被处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当局有权将其拘留在任何一个地点,最长为六个月。而根据刑事诉讼法第37条,当局更有权阻止当事人会见律师,被隔离的当事人很容易就成为酷刑受害人,警察滥权,滥捕的情况亦会变得更猖狂。人权律师王宇就是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被施以酷刑至强迫认罪。

 

其他打压方式

即便是完成刑期、重获自由的律师回到家后都依然受全天候监控,例如江天勇律师,他虽已获释,但到现在还是不能自由地去其他地方,所有探望他的亲戚朋友都需要被住在周边的国保纪录身分。唐荆陵律师在获释几个月后,更被失踪十天,之后亦被边控。

 

行政处罚

自2015年起,中共改用更隐蔽的手段—行政处罚—以对付代理政治敏感案件的律师,包括但不限于暂停,或什注销其律师执照。更甚的是吊销执照,已有律师因为「在网上发表不当言论」之类的原因被吊销执照。 [3] 在2017年9月至2019年7月之间,已经至少有33位律师遭受行政处分。 [4] 我们非常关注律师被剥夺执行其职务的权利,亦担心他们付出多年时间进行专业训练而获得的执照,因政治原因被吊销,继而影响其生计。律师协会有时更会担当打压的一员,处分曾代理敏感案件的律师,例如进行内部听证会或拖延其年检结果。

 

 

人权律师家人被骚扰

人权律师很多都不能在被拘留或监禁期间看到家人,这个分隔有时候更是以年计。到达看守所后,来探望的家人会被告知不能见被拘禁的人权律师,只能看他近期拍下的视频,或者甚至说监狱会见室正在装修,不宜开放予访客——这正正是王全璋妻子三年多来所受到的对待。

 

律师除了被拘留及监禁,他们的家人也受到牵连。受害律师的子女因当局施压不能就学已经变得不罕见,王全璋律师及李和平律师的孩子都被逼退学,或者不被其他学校接收;这些律师的妻子(如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亦被当局施压逼迫他们停止维权行动;也有律师家人的房东受到当局施压而被迫迁,例如李和平律师的妻子王峭岭等。

 

 

诉求

因此,我们呼吁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及全国律师协会确保国家谨守承诺,守护宪法、国家法律、联合国《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关于律师作用的基本原则》及《国际人权公约》。

 

我们特此呼吁中国当局实施真正的法治而非所谓「依法治国」,并采取以下行动:

 

正式批准《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5];
确保执法机关让所有因政治原因而被拘禁或监禁的律师重获自由;
保障当事人所有法律权益得到保障,包括获正当法律程序及公平审讯;
保障人权律师的基本人权;
停止强迫失踪;
停止监控已经被释放的律师;
立即禁止所有由国家执法机关及其警察在羁押期间所施行的酷刑
撤销所有不正当阻碍律师执行专业职务的行政处罚
立即停止骚扰被拘禁或被监禁律师的家人
 

钧安

 

联署团体:

 

Organisations 团体

 

比利时法语及德语系律师协会, 比利时

Avocats.Be, l’ordre des Barreaux Francophones et Germanophone de Belgique Avocats/ Francophone and German-speaking Bars of Belgium Lawyers, Belgium

 

无国界律师组织,比利时

Avocats sans Frontières/Lawyers Without Frontiers, Belgium

 

日内瓦律师协会

Bar of Geneva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香港

China Human Rights Lawyers Concern Group, Hong Kong

 

声援中国律师委员会(纽约),美国

The Committee to Support Chinese Lawyers, NYC, US

 

人权公约施行监督联盟

Covenants Watch, Taiwan

 

德国律师协会

Deutscher Anwaltverein/The German Bar Association

 

环境法律人协会,台湾

Environmental Jurists Association, Taiwan

 

台北律师公会人权委员会

Human Rights Committee of the Taipei Bar Association, Taiwan

 

国际律师协会人权部

International Bar Association's Human Rights Institute

 

国际人民律师协会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People's Lawyers

 

民间司法改革基金会,台湾

Judicial Reform Foundation, Taiwan

 

澳洲律师公会

Law Council of Australia

 

律师助律师基金会, 荷兰

Lawyers for Lawyers, Netherlands

 

加拿大律师权利观察

Lawyers' Rights Watch Canada

 

莱特纳国际法暨正义中心,美国

The Leitner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Law and Justice, US

 

列日律师公会

Liege Bar Association

 

处境危险律师国际观察站,义大利分部

Observatory of Endangered Lawyers, Italy

 

意大利刑事律师办公室工会

Union of Italian Penal Chambers

 

台湾废除死刑推动联盟

Taiwan Alliance to End the Death Penalty

 

台湾声援中国人权律师网络

Taiwan Support China Human Rights Lawyers Network, Taiwan

 

 

Individuals 个人

 

 

Dean (ret.)Gill H. Boehringer

Macquarie University Law School, Sydney, Australia

 

Alexis Deswaef, Lawyer at the Brussels Bar (Belgium) and Vice-president of the FIDH

 

Martin Flaherty, Visiting Professor at the Woodrow Wilson School of Public and International Affairs, Princeton University and Leitner Family Professor of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Fordham Law School.

 

Baroness Helena Kennedy, Director of the International Bar Association's Human Rights Institute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六日

 
[1] 20个国际律师协会联署要求立即释放中国人权律师王全璋:https://www.odage.ch/medias/commissions/documents/Droits%20de%20l'Homme/.... %20EN.pdf

[2] 周世锋律师(锋锐律师事务所主持人)、吴淦(屠夫)及民主活动家胡石根于709大抓捕后被判七至八年刑期,现在仍然身处监狱。如果想就709大抓捕的受害人了解更多,请到:http://bit.ly/2KWVUHm

 

[3] 详情请见:https://www.scmp.com/news/china/politics/article/3021863/china-strips-ri...

[4] 2017年9月起被中国政府行政惩戒的维权律师名单(截至2019年9月20日):http://bit.ly/2sjpoIR

[5]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是被普遍公认为衡量刑事审判公正性的黄金标准。该《公约》第十四条规定了「公正」审判的最低要求。审讯需要符合14或17种条件,视乎如何去断定段落和分段的数目。中国的刑事侦查和审判系统仅满足到以下两个最基本的条件:被告在审判中出庭的权利以及在被告不理解审判所用语言的情况下获得口译员的权利。中国的刑事调查和审判制度违反了其余所有在《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中列出公正审判的其他基本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