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多消息

最新消息

【截至2015年7月12日晚22点,共计106名律师/律所人员/维权人士被刑拘/带走/失联/约谈/传唤/短期限制人身自由】

【截至2015年7月12日晚22点,共计106名律师/律所人员/维权人士被刑拘/带走/失联/约谈/传唤/短期限制人身自由】

被刑拘[1]/监视居住[2](以下个案已為变相秘密拘押)【7人】

律师 5 人:

1. 王宇 (北京,锋锐所,被刑拘)
2. 周世锋 (北京,锋锐所,被刑拘)
3. 王全璋 (北京,锋锐所,被刑拘)
4. 黄力群 (北京,锋锐所,被刑拘)
5. 隋牧青 (广州,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监视居住)

其他2人

6. 包龙军 (王宇丈夫,北京,被刑拘)
7. 刘四新 (北京,锋锐所行政助理,被刑拘)

被失踪/带走/失联 【17人】(未获释/情况未明)

律师 10人:

1. 李姝云 (北京,锋锐所)
2. 刘晓原 (北京,锋锐所)
3. 李和平 (北京)
4. 刘士辉 (广东)
5. 郑恩宠 (上海,11日下午带走并抄家)
6. 谢阳 (湖南)
7. 文东海 (湖南,12日约1900被带走,有传唤证,涉嫌寻衅滋事)
8. 周立新 (贵州,锋锐所律师,12日约1600被带往贵阳派出所)

 
其他 9人

9. 王方 (北京,锋锐所会计)
10. 考拉 (赵威,北京,李和平律师助手)
11. 老木 (刘永平,北京)
12. 胡石根 (北京)
13. 戈平 (天津)
14. 望云和尚 (林斌) (在四川被捕)
15. 李发旺 (山西)
16. 魏得丰 (谢阳律师助理,湖南)
17. 徐知汉 (山东济南,被带走)

 
被短暂拘留/约谈/传唤 【82人】(已获释/现平安)

律师 64人

1. 张维玉 (山东,在北京锋锐被拘)
2. 左培生 (北京,在锋锐被控制)
3. 江天勇 (北京)
4. 倪玉兰 (北京,12日1347警察上门警告)
5. 张凯 (北京)
6. 刘卫国 (山东)
7. 舒向新 (山东)
8. 徐红卫 (山东)
9. 付永刚 (山东)
10. 王玉琴(山东)
11. 熊冬梅(山东)
12. 刘金湘(山东)
13. 王学明(山东)
14. 熊伟(山东)
15. 李金星 (山东)
16. 张海 (山东)
17. 冯延强 (山东)
18. 李威达 (河北唐山)
19. 梁澜馨 (河北唐山)
20. 刘连贺 (天津)
21. 姬来松 (河南)
22. 任全牛 (河南)
23. 孟猛 (河南)
24. 马连顺 (河南)
25. 常伯阳 (河南,12日0200回家)
26. 张俊杰(河南)
27. 王秋实 (黑龙江)
28. 张雪忠(上海)
29. 李天天(上海)
30. 薛荣民 (上海)
31. 秦雷 (上海)
32. 王成(杭州)
33. 张磊(苏州)
34. 陈宗瑶(陈晨,浙江)
35. 袁裕来(浙江)
36. 吕洲宾(浙江)
37. 王万琼 (四川)
38. 于全 (四川)
39. 游飞翥 (重庆)
40. 付剑波 (重庆)
41. 何伟 (重庆)
42. 游忠洪(重庆)
43. 张庭源(重庆)
44. 雷登峰 (重庆)
45. 黄思敏 (湖北,12日2300被约谈)
46. 胡林政 (湖南,12日1956回家)
47. 郭雄伟 (湖南)
48. 陈南石 (湖南)
49. 王海军 (湖南)
50. 石伏龙(湖南)
51. 杨金柱(湖南)
52. 杨璇(湖南)
53. 张重实(湖南)
54. 罗茜 (湖南)
55. 吕芳芝 (湖南)
56. 张玉娟 (湖南)
57. 蒋永继 (甘肃)
58. 曾维昶 (云南)
59. 刘文华 (云南)
60. 杨名跨(云南)
61. 王宗跃 (贵州)
62. 邹丽惠 (福建)
63. 刘正清 (广东)
64. 吴魁明(广东)
65. 葛永喜 (广东,11日2120被警察里带走,12日0156确认出来 )
66. 陈武权 (广东)
67. 王全平(广东,12日约0100被带往看守所,0200左右出来)
68. 葛文秀 (广东,11日2257发消息说土匪砸门)
69. 覃永沛 (广西)
70. 张鉴康 (陕西)
71. 李方平(北京,12日0730在江西萍乡被第二次带走,2130回家)
72. 李昱函 (辽宁)

其他 10 人

73. 周庆 (北京,锋锐所司机)
74. 游豫平 (洗冤行动志愿者,北京)
75. 包卓轩 (包蒙蒙) (王宇儿子,北京)
76. 冯斌 (北京,在锋锐被控制)
77. 卢秋梅 (山东,12日1300被传唤)
78. 李大伟 (甘肃)
79. 蓝无忧(河南)
80. 侯帅(河南)
81. 渔夫 (王福磊,深圳,在上海被带走,已无事)
82. 欧彪峰 (湖南)

被查抄

1. 锋锐律师事务所
2. 李金星律师办公室(NGO:洗冤行动办公室)
3. 北京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 (李和平律师所在事务所)

 
13:01 湖南公民代理罗茜发消息:诸位好,我被释放回家。
13:07 湖南王海军律师发消息:已经接到胡林政,今晨6点走出洪江公安局。
13:10 湖南王海军律师发消息:谢阳律师被长沙警方今天带回长沙,这是胡林政打听洪江警方的说法。
13:06山东舒向新律师发消息:【警察与舒向新问答】三名警察刚走。拿着一张打印纸进行提问:一、有没有签名和声援王宇、周世锋等人?答:签名了,也声援了;二、为什么签名、声援?答:2011年我出事时,他们声援帮助我了,他们声援帮助了很多人。声援是为了让更多人知道,有些事不公开不行,比如河南和吉林两个敲诈公安局案,你们警察说,公安局能被敲诈吗?(警察笑了);三、今后不能炒作他们的事,不能发表不实言论?答:不会发表不实言论,但,不认可炒作这个词语。今后还要声援他们!(最后一句警察没记)
13:38 山东熊冬梅律师发消息:北园派出所国保王警官约谈,在路上。
13:52程海律师发消息:有人说陈光武煽颠,监视居住。
14:00倪玉兰律师发消息:下午1:47分新街口派出所警察来家警告我,不要给违法拘留的律师发帖子,我我因不了解情况就没发过任何帖子,警察非说我发了关于拘留律师的帖子。
14:00香港有团体发起游行至中联办抗议及声援维权律师及人士,国外于洛杉矶﹑旧金山﹑悉尼等地的中国领事馆外均有人士聚集声援。
14:20 山东律师冯延强发消息:济南市历城区全福派出所电话约谈了我大约30分钟,现在我刚出来。简况:1.我表明自己和王宇律师、王全璋律师是好朋友,前几天刚和周世锋律师、刘四新博士喝过酒(并且喝的很愉快),他们出事,我肯定会关注。我要积极联系,争作他们的辩护人。2.他们给我做了笔录,我没有签字。3.我告诉他们,以后打我电话不通时,可以发短信。不要到我家里去找我。找我时,要有法律程序。
15:14王龙德律师转发10:52的消息:甘肃李大伟正在接爱熊猫(不确定)的说服教育,刚才和李律师视频正在播放教育视频。昨晚就找过,今天是再教育……
15:42 北京周泽律师发消息:刚收到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律师、我的贵州老乡周立新律师短信,说是被带到了贵阳市公安局南明分局大南派出所。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锋锐所已被定性犯罪组织,凡锋锐所律师都有罪?
15:48贵州王宗跃律师发消息:我是贵州王宗跃律师,继我被传讯之后,家住贵州的北京周立新律师现被带去派出所。
15:48 云南杨名跨律师发消息:#7•10律师劫#我与昆明四警察于律师事务所办公室见面结束。整个过程友好坦诚,互有说服与劝谕,也有对很多敏感案件中律师作为的交流与探讨,用时约一小时。具体言:1.事关王宇周世锋等律师案;2.奉上级命令行事,希望理解;3.何时何因转发评论王周案及签名联署事?4.望不发表不负责任言行;5.上午因工作交接怠慢未及时接待表示歉意;6.打电话要求折返派出所时不存在“否则抓人”之语,是误会或听错了;7.领导建议删除上午所发有关该派出所微博。我:1.尊重警察权,也望尊重律师权;2.认为同行蒙冤或不公,理当声援表态。纵遇蒙冤警察蒙冤法官,也会服从内心声张相助;3.所发言论非常负责,均字斟句酌,若发现有误也会即时删除处理;4.会在法律范围内行使自己的言行,希望警察机构懂得尊重法律,严格依法办案;5.对不守时确实不爽,望改进,哪怕打一下招呼作简要说明;6.绝对未说“否则抓人”!难道我听错了?(说明证据固定很重要);7.上午所发微博说明我来过并据实播报,考虑后友好拒绝。是为报,一切安好!谢谢各位朋友,包括见面的警察新友!
16:05 山东张海律师发消息:我坚持不去派出所,市南的国保队长电话威胁说给我传唤手续,结果一小时后来点说到所来看我还有市局领导。
16:28 重庆雷登峰律师发消息:我昨天做完笔录。
16:55黑龙江律师王秋实发消息:【感受自由价值的四个小时】我暂时安全了,之前的四个多小时一直处于非我意志能够控制的环境中,哈尔滨国宝派人前来北京专程找我,要求我在王宇包龙军的事件上不参与,不发声,我告诉他们,王宇是我的大姐,包龙军是我哥哥,卓轩是我大外甥,我秋某人不会不吭声,王宇夫妇是在我遇难之时帮我的人,我秋某人玩世不恭,唯仗义尔,他们遇难我不会坐视不理,如需要发声我不会装哑巴,他们告诉我,你是黑龙江的一号人物,现在我们只是找你谈,你如果不配合,各种措施都会上,包括你的父母。我怂了,我承认,我虽然不怕,但我身为独子且未婚无子嗣,不肖尚且,但不能让父母晚年遇难,我告诉他们,我认怂,我可以在王宇夫妇情况不明的情况下不发声,但一旦他们需要我成为辩护人,我将义无反顾,大义与私情,唯前者,我的父母我相信不会没有照顾,他们定会衣食无忧,逼我如此,我会再无顾虑,但现阶段我不希望对我父母采取什么手段,父母花甲之年,不肖子尚且罢了,怎能牵连二老,我忍,我让,只此程度,对方说,我可以有三天安全,如黑龙江要祭旗,唯我无他。我表明,那就如此,至少三日内先享受生活,如此而已,三日过后,吾辈虽爱自由,爱父母,然,随尔等去吧,人为刀俎,我又奈何,如此而已,放我离去,我很感谢,也很荣幸,成为黑龙江的一个标志性人物。天要下雨,随他去吧。
17:38 覃臣寿律师转发李方平太太消息:李方平律师今早7点30分被警察第二次带走,至今未归,已超过10小时。敬请关注!
18:34 山东李金星律师发消息:问话完毕,国保大队长和派出所,比较客气,强调不能炒作周世锋案,不能接受国外媒体采访。
18:53 湖南律师文东海发消息:又被带派出所了。
19:08 湖南律师吕芳芝发消息:文东海律师太太发消息,刚来几个人把我家东海带走了,有传唤证。
19:51 河南马连顺律师发消息:我已从开封市公安局出来,还是不叫为锋锐所发声。
19:56 山东舒向新律师发消息:胡林政律师已自由,谢阳律师还没消息。
20:00 欧彪峰发消息:刚刚我与湖南文东海律师的妻子通了电话,她说晚上七点左右五个警察「两个穿制服,三个便衣」到家里将文东海带走,来者态度比前晚「7月10日晚」带走文东海的人要客气多了,这次对方出示了传唤证,传唤理由是涉嫌寻衅滋事,确认看清楚后对方收回了传唤证⋯⋯
20:15 辽宁李昱函律师发消息:沈阳警方给我买的车票,说一把局长要跟我谈事。我现在回沈阳的动车上。
21:05 湖南王海军律师发消息:湖南张玉娟律师被要求约谈。
21:15 湖北黄思敏律师发消息:我今天被武汉公安和司法局勒令必须回武汉谈话,沟通了很久无法变通,他们非常强硬。我今晚大概11点到武汉机场,他们在机场等我。
21:30 北京律师李方平妻子:李方平已回到家。
22:00 贵州律师周立新发消息:我今天在贵阳被国保询问4个小时。
 
 

[1]刑事拘留:此处所列名单均被刑事拘留,但侦查机关尚未公布罪名及羁押地点。然根据中国《刑事诉讼法》规定:公安机关拘留人的时候,必须出示拘留证。拘留后,应当立即将被拘留人送看守所羁押,至迟不得超过二十四小时。除无法通知或者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通知可能有碍侦查的情形以外,应当在拘留后二十四小时以内,通知被拘留人的家属。有碍侦查的情形消失以后,应当立即通知被拘留人的家属。

[2]监视居住:此为中国《刑事诉讼法》规定的强制措施之一,监视居住应当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住处执行;无固定住处的,可以在指定的居所执行。对于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特别重大贿赂犯罪,在住处执行可能有碍侦查的,经上一级人民检察院或者公安机关批准,也可以在指定的居所执行。但是,不得在羁押场所、专门的办案场所执行。根据我们过去的经验,此种强制措施十分容易滋生酷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