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多消息

最新消息

截至2015年7月15日20:00,至少190名律師/律所人員/人權捍衛者被刑拘/帶走/失聯/約談/傳喚/短期限制人身自由

【截至2015年7月15日20:00,至少190名律師/律所人員/人權捍衛者被刑拘/帶走/失聯/約談/傳喚/短期限制人身自由】

最後更新時間:7月15日 20:00

__________________

 

被刑拘[i] /監視居住[ii] (以下個案已為變相秘密拘押)【11人】

律師 9 人:

  1. 王宇 (北京,鋒銳所,7月9日0400被帶走,未能聯絡,已逾160小時,被刑拘)
  2. 周世鋒 (北京,鋒銳所,7月10日0730被帶走,未能聯絡,已逾132小時,被刑拘)
  3. 王全璋 (北京,鋒銳所,7月 10日1300開始未能聯絡,已逾127小時,被刑拘)
  4. 黃力群 (北京,鋒銳所,7月10日 0830開始未能聯絡,已逾131小時,被刑拘)
  5. 包龍軍 (王宇丈夫,北京,9日0300開始未能聯絡,已逾161小時,被刑拘)
  6. 劉四新 (北京,鋒銳所行政助理,10日0845開始未能聯絡,已逾131小時,被刑拘)
  7. 隋牧青 (廣東廣州,7月10日2340 被帶走,已逾106小時,以煽顛罪被監視居住)
  8. 謝陽 (湖南,7月11日0540被帶走,未能聯絡,已逾110小時,以涉嫌擾亂法庭秩序罪、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監視居住 )
  9. 陳泰和教授 (廣西,7月13日以尋釁滋事被刑拘,已逾34小時,羈押於桂林二看)

 

其他 2 人

  1. 戈平 (勾洪國,天津,10日上午被帶走,已逾128小時,以尋釁滋事監視居住)
  2. 姜建軍 (遼寧大連,12日以尋釁滋事被刑拘,已逾68小時)

 

_________________

 

強迫失蹤/去向未明 【19人】

律師 4 人:

  1. 李姝雲 (北京,鋒銳所,7月10日1130被警方帶走,失蹤,已逾128小時)
  2. 李和平 (北京,7月10日1400 被警方帶走,失蹤,已逾126小時)
  3. 謝燕益 (北京,10日下午約談,12日下午二次約談後失蹤,已逾68小時)
  4. 鄭恩寵 (上海,11日下午被警方帶走並抄家,失蹤,已逾97小時)

 

其他 15人

  1. 王方 (北京,鋒銳所會計,7月10日0830開始失蹤,已逾131小時)
  2. 考拉 (趙威,北京,李和平律師助手,7月10日1700被帶走,失蹤,已逾123小時)
  3. 老木 (劉永平,北京,10日確認被捕,失蹤,已逾128小時)
  4. 胡石根 (北京,10日開始失蹤,已逾128小時)
  5. 郭宇豪 (北京,14日被捕)
  6. 望雲和尚 (林斌) (10日中午在四川成都機場被帶走,失蹤,已逾128小時)
  7. 鞏磊(山東,13日被帶走,去向未明,已逾44小時)
  8. 李向陽 (山東,14日0100以涉嫌詐騙罪帶走,已逾43小時)
  9. 任迺俊 (上海,12日被帶走,已逾68小時)
  10. 王明賢 (江蘇蘇州,14日1730被帶走,已逾26小時)
  11. 丁紅芬 (江蘇無錫,15日1640被抓走)
  12. 黃燕明 (貴州,14日0740被帶走,已逾36小時)
  13. 黃義傑 (廣東廣州,14日被帶走)
  14. 吳斌 (網名“秀才江湖”,廣東廣州,15日浙江國保到廣州找,被毆打失聯)
  15. 蘇少涼 (廣西,15日中午在派出所)

 

__________________

 

被短暫拘留/強制約談/傳喚 【160人】(已獲釋/現平安)

律師 110人

  1. 張維玉 (山東,在北京鋒銳被拘)
  2. 左培生 (北京,在鋒銳被控制)
  3. 江天勇 (北京)
  4. 倪玉蘭 (北京,12日1347警察上門警告)
  5. 張凱 (北京)
  6. 劉曉原 (北京,鋒銳所,7月10日2300起疑被控制,已回家)
  7. 程海 (北京,13日1230在法院外被公安找)
  8. 劉連賀 (天津)
  9. 馬衛 (天津,7月10日被約談)
  10. 李威達 (河北唐山,10日22:30被帶走至11日17:15,電腦及手機被抄)
  11. 梁瀾馨 (河北唐山,10日22:30被帶走至11日17:15,電腦及手機被抄)
  12. 么民富 (河北唐山,15日1430約談,已回家)
  13. 姬來松 (河南)
  14. 任全牛 (河南)
  15. 孟猛 (河南)
  16. 馬連順 (河南)
  17. 常伯陽 (河南,12日0200回家)
  18. 張俊傑(河南)
  19. 苗傑(河南)
  20. 劉衛國 (山東)
  21. 劉書慶 (山東,13日被約談,14日下午再約)
  22. 舒向新 (山東,14日警察二次登門)
  23. 徐紅衛 (山東)
  24. 付永剛 (山東)
  25. 王玉琴(山東)
  26. 熊冬梅(山東)
  27. 劉金湘(山東)
  28. 王學明(山東)
  29. 熊偉(山東)
  30. 李金星 (山東)
  31. 張海 (山東)
  32. 馮延強 (山東)
  33. 許桂娟 (山東,12日下午被約談)
  34. 趙永林 (山東,13日約談)
  35. 徐忠 (山東)
  36. 劉金濱 (山東)
  37. 王秋實 (黑龍江)
  38. 張雪忠(上海)
  39. 李天天(上海)
  40. 薛榮民 (上海)
  41. 秦雷 (上海)
  42. 鍾錦化 (上海,14日約談 )
  43. 王衛華 (上海,15日約談)
  44. 劉士輝 (廣東律師,11日中午在上海被帶走,12日1800獲釋)
  45. 張磊(11日在江蘇蘇州被約談,12日22:20被帶往長沙南站鐵路派出所,0040出來)
  46. 王成(浙江杭州,11日第一次約談,12日第二次約談,尋釁滋事行政傳喚21小時)
  47. 莊道鶴 (浙江杭州,約了14日在杭州談話)
  48. 陳宗瑤(陳晨,浙江)
  49. 袁裕來(浙江)
  50. 呂洲賓(浙江)
  51. 汪廖 (浙江,13日中午國保約談)
  52. 王萬瓊 (四川)
  53. 于全 (四川)
  54. 付劍波 (重慶)
  55. 何偉 (重慶)
  56. 游忠洪(重慶,游飛翥律師哥哥,14日被傳喚)
  57. 張庭源(重慶)
  58. 雷登峰 (重慶)
  59. 游飛翥 (重慶,14日上午被帶走,2055獲釋 )
  60. 黃思敏 (湖北,12日2300被約談,13日0140出來)
  61. 胡林政 (湖南,12日0600出來,手機裝軟件)
  62. 文東海 (湖南,12日約1900被帶走,有傳喚證,涉嫌尋釁滋事,13日約0200獲釋)
  63. 郭雄偉 (湖南)
  64. 陳南石 (湖南)
  65. 王海軍 (湖南,13日被二次約談)
  66. 石伏龍(湖南)
  67. 楊金柱(湖南,15日第4次被傳喚,此前為11日凌晨和14:00,以及14日10:25)
  68. 楊璇(湖南)
  69. 張重實(湖南)
  70. 羅茜 (湖南)
  71. 呂芳芝 (湖南)
  72. 張玉娟 (湖南)
  73. 蔡瑛 (湖南,14日約談,問及謝陽)
  74. 楊璿 (湖南)
  75. 龍浪奔 (湖南,14日約談)
  76. 蔣永繼 (甘肅)
  77. 曾維昶 (雲南)
  78. 劉文華 (雲南)
  79. 楊名跨(雲南)
  80. 王宗躍 (貴州)
  81. 李貴生 (貴州)
  82. 周立新 (貴州,鋒銳所律師,12日約1600被警方帶往貴陽派出所,已自由)
  83. 陳建國 (貴州,14日被約談)
  84. 鄒麗惠 (福建)
  85. 陳學梅(福建,14日1320回)
  86. 劉正清 (廣東)
  87. 吳魁明 (廣東)
  88. 葛永喜 (廣東,11日2120被警察裏帶走,12日0156確認出來)
  89. 陳武權 (廣東,14日0140被敲門找)
  90. 葛文秀 (廣東,11日、13日兩次約談,15日第三次被國保警告)
  91. 陳科雲 (廣東,13日1700約談)
  92. 陳進學 (廣東,13日被約談,14日被要求下午第二次約談)
  93. 吳鎮琦(廣東)
  94. 王全平(廣東,12日約談,14日第二次約談)
  95. 聞宇 (廣東,13日約談)
  96. 崔小平 (廣東深圳)
  97. 徐德軍 (廣東深圳)
  98. 朱金輝 (廣東深圳)
  99. 龐琨 (廣東深圳,13日1600在羅崗派出所,0015出來)
  100. 覃永沛 (廣西)
  101. 楊在新 (廣西,14日國保上門)
  102. 吳暉 (廣西,14日派出所要求約談)
  103. 吳良述  (廣西,14日被要求約談)
  104. 黃朝暉  (廣西,14日被要求約談)
  105. 覃臣壽 (廣西)
  106. 龐信祥 (廣西,15日被要求約談)
  107. 張鑒康 (陝西)
  108. 李方平(北京,12日0730在江西萍鄉被第二次帶走,2130回家)
  109. 李昱函 (遼寧)
  110. 陳建剛 (北京,13日在安徽約談,14日1130國保再到賓館找)

 

其他 50 人

  1. 周慶 (北京,鋒銳所司機)
  2. 游豫平 (洗冤行動志願者,北京)
  3. 包蒙蒙 (王宇兒子,北京)
  4. 馮斌 (北京,在鋒銳被控制)
  5. 袁立 (北京,10日中午被帶走問話,2100獲釋,問題針對老木)
  6. 佳期 (北京,考拉室友,10日被帶走,當日獲釋)
  7. 李學惠 (北京 ,10日、13日 兩次喝茶)
  8. 李小玲(北京,15日珠海國保到北京找她)
  9. 杜延林 (北京,14日1600去派出所,約1900出來)
  10. 武文建 (北京)
  11. 向莉 (北京,12日下午約談)
  12. 田衛東(網名金友園,北京,14日以尋釁滋事名義被傳喚)
  13. 呂上 (北京,15日約談)
  14. 鄭建慧(天津, 12日 16:00被公安帶走至13日0400.)
  15. 藍無憂(河南)
  16. 侯帥(河南)
  17. 盧秋梅 (山東,12日1300被傳喚)
  18. 徐知漢 (山東濟南,11日0455被從濟南帶回河南,14日1030獲釋)
  19. 李發旺 (山西,11日0400被帶走,13日1100獲釋)
  20. 李大偉 (甘肅)
  21. 漁夫 (王福磊,深圳,在上海被帶走,已無事)
  22. 楊勤恆 (上海,14日1015 帶走,2030釋放)
  23. 王法展 (碭山人,上海,14日1210被帶走,1605回)
  24. 陸鎮平 (江蘇南通,13日被喝茶)
  25. 單利華 (江蘇南通,14日被喝茶,15日1630再上門找)
  26. 瞿華 (江蘇南通,13日被喝茶)
  27. 張秀琴 (江蘇南通,13日被喝茶)
  28. 胡誠 (江蘇常熟,13日被喝茶)
  29. 顧曉峰(江蘇常熟,13日被喝茶)
  30. 江淳(許正彪,江蘇南京,約了 14日1500喝茶)
  31. 戈覺平(奔博,江蘇蘇州,14日1300家被特警包圍)
  32. 潘露 (江蘇蘇州,14日國保上門找)
  33. 姚欽 (江蘇常州,14日1730被帶走,2234已回家)
  34. 甄江華(廣東, 10日 21:20被帶走至11日凌晨3點.)
  35. 肖育輝 (廣東廣州,13日、14日兩次約談 )
  36. 王愛忠 (廣東廣州,13日約1630 派出所上門找,約八九點回家)
  37. 陳榮高 (醉俠老高,廣東廣州,13日1500開始喝茶,晚上回家)
  38. 賈榀 (廣東廣州,15日1100喝茶,被強制遺送出廣東)
  39. 袁國枝 (廣東)
  40. 黃雨章  (廣西,14日2030被警方帶走,2330回家 )
  41. 譚愛軍 (廣西,15日約1600約談)
  42. 游精佑(福建,13日下午喝茶)
  43. 游明磊 (福建,13日約談,下午結束)
  44. 戴振亞 (福建)
  45. 余洪明 (福建)
  46. 潘細佃 (福建,12日約談,半夜結束)
  47. 尤錦旭 (福建)
  48. 歐彪峰 (湖南,13日約1600被帶到公安局做筆錄,20:30分回家,,第二次約談)
  49. 黃智平(網名黃怡劍,湖南,14日晚約談)
  50. 魏得豐 (謝陽律師助理,湖南,11日0540被帶走,已獲釋)

 

被查抄

   1.    鋒銳律師事務所

   2.    李金星律師辦公室(NGO:洗冤行動辦公室)

   3.    李和平律師在北京的辦公室

 

被拘或失蹤/約談地區統計 (被拘或失蹤/約談):

北京34人 (14/20)

天津 4人 (1/3)

河北3人 (0/3)

河南9人 (0/9)

廣東23人 (3/20)

廣西11人 (2/9)

湖北1人 (0/1)

湖南19人 (1/18)

山西1人 (0/1)

山東21人 (2/19)

黑龍江1人 (0/1)

甘肅2人 (0/2)

雲南3人 (0/3)

貴州5人 (1/4)

福建8人 (0/8)

江西1人 (0/1)

安徽1人 (0/1)

陝西1人 (0/1)

遼寧2人 (1/1)

上海12人 (2/10)

江蘇13人 (2/11)

浙江6人 (0/6)

四川3人 (1/2)

重慶6人 (0/6)

 

[i]刑事拘留:此處所列名單均被刑事拘留,但偵查機關尚未公佈罪名及羈押地點。然根據中國《刑事訴訟法》規定:公安機關拘留人的時候,必須出示拘留證。拘留 後,應當立即將被拘留人送看守所羈押,至遲不得超過二十四小時。除無法通知或者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動犯罪通知可能有礙偵查的情形以外,應當在拘 留後二十四小時以內,通知被拘留人的家屬。有礙偵查的情形消失以後,應當立即通知被拘留人的家屬。

 

[ii]監視居住:此為中國《刑事訴訟法》規定的強制措施之一,監視居住應當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住處執行;無固定住處的,可以在指定的居所執行。對於涉嫌危害 國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動犯罪、特別重大賄賂犯罪,在住處執行可能有礙偵查的,經上一級人民檢察院或者公安機關批准,也可以在指定的居所執行。但是,不得在 羈押場所、專門的辦案場所執行。根據我們過去的經驗,此種強制措施十分容易滋生酷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