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目录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要求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无罪释放江天勇律师的声明

(2017年8月23日香港)江天勇律师于2016年11月21日失踪,亲友多番折腾才获公安于同年承认江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强制施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江律师于2017年5月31日被逮捕。经历了长达274天的秘密羁押之后,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昨天展开对其审讯。

就案件发展的过程,相关的庭审安排及由官方提供的庭审片段可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审理江天勇案时严重违反了多项基本的公平审判原则。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关注组)认为,江天勇本人在审讯中并未得到有效的辩护,其基本权利受到严重侵害,而法院对江天勇案的审讯毫无公信力。

•审讯受到操纵,刻意阻止公众旁听

中国法律明确要求法院应当在三天以前公布开庭资讯,但是次审讯的安排却明显违法一方面,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开庭前30分钟才透过微博及法庭的公告版上对外发布;而另方面北京公安部却于上周私下主动邀请境外媒体列席旁听。

庭审前江天勇多位好友行动陆续受到监视及限制。而上周五(18日)当局更派员警将江天勇身处河南家乡的父母及妹妹一家非法禁锢,其后将父母强行带往长沙,无视他们希望与律师同行要求,全程禁止他们与外间通讯。

庭审当日,法院周边更被多重路障包围及有多名便衣员警驻守并禁止维权公民,维权律师及外交官员旁听。更甚者,庭审旁听证竟由属于党组织的政法委控制和发放,而非依法经由法庭处理。

当局此等举措,明显地是要阻止公众参与旁听,却同时刻意制造「公开审讯」的假像,有关做法只能反映出审讯的安排受到强烈的操纵。

•官委律师

覃臣寿及陈进学两位律师,为江天勇家人委任,却一直未获准会见江天勇;其后更在不合法的程序和含混的情况下,被官方指遭受解聘。

观乎中国官方在过往多宗709案件中的行事手法,关注组很有理由相信,今日出现庭上的两位辩护人是由当局安排的官派律师。在江天勇及其家人无法自由选择辩护律师的情况下,其诉讼权利并无得到保障。当公众未能参与庭审,其这种只靠多个不完整的录影片段转播,实在难以令人信服其公平公正。

•证据薄弱,罗织控罪

检察官指控江天勇“煽颠”的所谓犯罪事实包括:社交网路言论,外媒采访及组织声援709大抓捕系列案件。

关注组强调,议论时政,针砭时弊,属言论自由范畴,为中国宪法保障的权利。在江案中,官方并未能有效指出有关言论,如何达致煽动颠覆的效果或是实际的行动。根据对国家安全法的国际标准“约翰奈斯堡关于国家安全,言论自由和获取资讯自由原则”,任何人也不应因行使言论自由,包括批评当地政府,政府部门及公职人员,而被定罪为危害国家安全。

关注组亦注意到官方指控亦包括江与外交人员会面作为证据。联合国赤贫和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菲利普·奥尔斯顿早前曾提出质疑,指中国逮捕江天勇,很可能是想借词惩罚江在在奥尔斯顿去年8月访华期间,跟他见面。昨天的庭审,是直接印证了奥尔斯顿的忧虑。

以国家安全之名,罗织控罪,在中国早有先例,对江天勇的检控,其最终目的只为消灭民间批评声音起杀鸡警猴的作用。法庭绝不应接纳检察官提出的指控而将江定罪。

•长期秘密羁押后的认罪

尽管江天勇于庭上「认罪「及」悔罪」,但关注组指出,江天勇经过九个多月的羁押,期间家人接获他受虐待酷刑的消息,而其本人亦在执法机构的全权控制下,多次被违法地置于官媒自证其罪,与之前709案的其他当事人一样,其辩护权及会见权从未得到保障。

因此,我们有合理理由怀疑,江在庭上认罪,明显是受胁迫下甚或遭受酷刑后的表达。

•为酷刑虐待谢阳一案,寻找代罪羔羊

这次审判是709大抓捕中继周世锋案,勾洪国案及谢阳案之后,又一次的表演审判。

江天勇在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无视基本的公平公正的审判原则的情况下,「承认」捏造了谢阳被酷刑的故事。

关注组指出中国执法部门,对维权及政治异见人士动辄施行酷刑,早已恶名昭著0.709案中的多名受害人,亦已陆续揭发。谢阳在完全被控制的情况下否认受虐,而江天勇亦在当局操控一切包括指控,认罪,悔罪的程序下,「承认捏造」的责任。

凡此种种,只能令人严重质疑,中国政府是要把江天勇诬捏为酷刑虐待谢阳案的代罪羔羊,以开脱官方禁止酷刑不力,容许执法者滥权施虐的罪责亦借。此逃避调查真相,并向国际社会包括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交待的责任。

关注组认为,考虑到法院在审判过程中容许了种种违反中国宪法,法律以至国际法的行径出现,今次的审判绝非公正,公开。
关注组强烈要求长沙中级人民法院宣告江天勇无罪及立刻释放,并必须继续追究本案刑事程序中执法人员所有非法违规的行为。
关注组也同时呼吁国际社会切勿被中国当局虚有其表,自欺欺人的“依法治国”假像所欺骗,并继续关注本案及王全璋案的后续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