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多消息

最新消息

【“709大抓捕”】截至2016年7月4日18:00的最新资料及个案进展

截至2016年7月4日18:00,至少319名律师、律所人员、人权捍卫者和家属被约谈、传唤、限制出境、软禁、监视居住、逮捕或失踪

 


【319名人员的分类统计】(律师、律师助理、律所人员/其他公民):

(319人名单下载PDF)

·已批准逮捕:24人(11/13)

·取保候审:16人(11/5)

·软禁:1人(0/1)

·限制出境 :39人(28/11)

·被短暂拘留/强制约谈/传唤 (已获释):264人(124/140)

*注:其中23人同时被归类在两个分类;1人同时被归类在三个分类。

 


【24名仍被羁押或失踪的名单】

(个案详细资料下载PDF)

·已批准逮捕(羁押于看守所):24

9名律师:①周世锋②王宇③王全璋④李和平⑤谢燕益⑥谢阳⑦包龙军⑧李春富⑨刘四新

1名律师助理:①赵威(考拉)

1名律所人员:①吴淦(屠夫)

13名其他维权人士:①勾洪国(戈平)②刘永平(老木)③林斌(望云和尚)④胡石根⑤尹旭安⑥王芳⑦刘星(老道)⑧张卫红(张婉荷)⑨翟岩民 ⑩李燕军 ⑪姚建清⑫幸清贤⑬唐志顺

 

·指控的罪名

颠覆国家政权罪:①周世锋②王宇③王全璋④李和平⑤李春富⑥刘四新⑦赵威(考拉)⑧勾洪国(戈平)⑨刘永平(老木)⑩胡石根 ⑪翟岩民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①谢燕益②谢阳③包龙军④吴淦(屠夫)⑤林斌(望云和尚)

寻衅滋事罪:①尹旭安②王芳(湖北声援屠夫案)③张卫红(张皖荷)(潍坊案件)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①李燕军②姚建清③刘星(老道)(潍坊案件)

组织偷越国边境罪:①幸清贤②唐志顺

 


【具体进展通报】(2016.05.07-2016.07.04)

【三个案件进入检察院审查起诉】

 

(1)    已进入检察院审查起诉阶段:①周世锋案 ②李和平案 ③勾洪国案

(2)    仍处于公安侦查阶段:①王宇案 ②王全璋案 ③谢燕益案 ④谢阳案 ⑤包龙军案 ⑥李春富案 ⑦刘四新案 ⑧赵威案 ⑨吴淦案 ⑩刘永平案 ⑪林斌案 ⑫胡石根案 ⑬翟岩民案 ⑭幸清贤案⑮唐志顺案

(3)    已进入法院审判阶段:①尹旭安案 ②王芳案 ③刘星案 ④张卫红案 ⑤李燕军案 ⑥姚建清案 (与“709大抓捕”相关的声援屠夫案/潍坊案)

 

【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名存实亡】

 

(1)    2016年6月28日,刘晓原律师经北京市司法局官网查询,目前锋锐所只剩下10名律师——即被涉案律师4名(合伙律师周世锋主任、律师黄力群、律师王全璋、律师王宇),派驻分所律师3名,合伙律师刘晓原、合伙律师周立新、律师孙德忠。在今年4月底时,锋锐所有执业律师55名,5月底“年检”结束时剩15名律师。

(2)    2016年5月,刘晓原律师就无法调离锋锐所、也无法参加今年律师年检一事,到北京市司法局进行交涉,无果。

 

【律师“解聘潮”继续】

 

(1)    截至目前,官方告知“已被解聘”的22名律师包括:文东海和李昱函(王宇)、蔡瑛和马连顺(李和平)、覃臣寿和李贵生(张凯)、尚宝军(刘永平)、王磊(刘四新)、李柏光(谢燕益及胡石根)、杨金柱(周世锋)、陆智敏(李姝云)、任全牛和严华丰(赵威)、王飞(高月)、纪中久(勾洪国)、吕洲宾和黄汉中(包龙军)、梁小军(谢燕益)、常伯阳(林斌)、葛文秀和胡林政(翟岩民)、尚满庆(刘永平)。

(2)    2016年6月22日,辩护律师李昱函到天津市第一看守所要求会见王宇,李斌向其出示了一张纸条,抬头是李昱函律师,内容大意是尊重王宇的意见,解除李昱函和文东海律师不再担任王宇的辩护人,落款是王宇母亲佟彦春。李昱函律师当场质疑其真实性。

(3)    2016年6月26日,辩护律师杨金柱对外透露周世锋弟弟周玉虎书写的《解除委托书》:“本人周玉虎系周世锋的兄弟,委托杨金柱律师为我二哥周世锋的辩护律师。现本人声明解除与杨金柱律师的委托关系,无需杨金柱律师为我二哥周世锋辩护。特此声明,周玉虎,2016年6月20号。”

 

【神秘的“官派律师”】

 

(1)    2016年5月23日,谢燕益的辩护律师梁小军和谢燕益哥哥去天津市第二看守所要求会见。李斌回复说,谢自己写了不接受家属委托律师的声明,并签了委托书和委托协议给公安机关帮他找的律师,这些法律文件都在那个律师那里。随后梁律师提出要见那个律师,但李斌说,谢燕益哥哥可以见,但必须写出承诺不得向包括梁小军在内的第三方透露律师信息。还说以前赵威的律师信息被泄露后,律师接到很多电话,对她们造成很大骚扰。

(2)    2016年7月1日,翟岩民的辩护律师葛文秀与胡林政前往天津市第二看守所申请会见。李斌称,翟已于2016年2月通过办案机关提出聘请律师的要求,办案机关按照规定为其聘请了律师,现在翟已经委托了两名律师,但不能告知葛文秀及胡林政所聘律师何人、何所。

(3)    目前已知的“官派律师”:杨玉芙(周世锋案,天津律协会长);董亚南和仉慧云(赵威案,天津誉仑律师事务所)

 

【王宇父母及儿子遭24小时监控】

 

(1)    2016年5月20日10:35,前往内蒙古兴安盟乌兰浩特王宇老家欲探访、看望709被抓人权律师王宇的妈妈和儿子的王峭岭(李和平太太)、赵思乐(自由撰稿人),被日夜看守王宇妈妈的警察堵在了王宇妈妈家里。尔后,赶来大批警察(6、7个警察和7、8个辅警)于11:15左右将其带到附近胜利派出所,二人之后被警方非法扣押5小时。

(2)    2016年5月,据可靠消息来源,包蒙蒙周一到周五都有国宝一天两个来回地陪着上下学,放学就住在小姨家。他小姨在官方要求下暂停工作“监护”蒙蒙,工资照发。蒙蒙只有在周末才能回姥姥家住。

 

【李和平女儿受教育权被剥夺】

 

李和平的女儿被北京市亦庄开发区某学校录取,但就读的前提条件之一是需要在开发区租有房子并办有暂住证。2016年5月9日,房东本人携带房本、复印件、租房合同,与李和平太太一起到房屋所在地的警务站办理暂住证。但房东被北京亦庄博兴路派出所警察李向标训斥2小时,要求“绝对不可以”把房子继续租给李和平太太。房东迫于压力,无法续租。因此,李和平的女儿无法就读。

 

【律师仍不能会见】

 

(1)    目前仅有进入法院审判阶段的案件当事人得以会见律师:①尹旭安 ②王芳 ③刘星 ④张卫红 ⑤李燕军 ⑥姚建清 (与“709大抓捕”相关的声援屠夫案/潍坊案)

(2)    其他案件不能会见的理由:①会见将有碍侦查或可能泄露国家秘密 ②不认可律师的辩护人资格 ③没有亲属关系证明

 

【赵威可能遭受人身侮辱 不排除被性侵】

 

(1)    2016年5月31日,赵威的辩护律师任全牛对外发出消息称,有朋友通过各种渠道听到的看守所里的狱警在外面炫耀,在看守所里面玩弄了多少女囚犯,他也说出了赵威的名字。

(2)    2016年6月24日,辩护律师任全牛律师透露:经天津市检察院第一分院的工作人员向天津市第一看守所询问核实后告知:“内部电脑上查了,被羁押人里没有叫赵威的人。”

 

【幸、唐强迫失踪225日后证实被逮捕】

 

2016年5月18日,辛清贤和唐志顺家属分别收到天津市公安局于2016年5月5日作出的逮捕通知书,二人罪名为涉嫌 “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目前关押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

 

【检察院认为公安的侦查行为并无不当】

 

2016年5月初,王宇、王全璋、李和平、赵威、勾洪国等案的辩护律师及家属分别收到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于2016年5月3日作出的《答复函》:你们反映天津市公安局在办理相关案件期间侦查活动违法,经我院有关部门审查(调查),认为公安机关的侦查活动并无不当。

不当。

 

【律师到检察院控告后被非法扣押】

 

2016年6月6日上午,四名辩护律师(李和平律师辩护人蔡瑛、王宇辩护人文东海、刘四新辩护人王磊、勾洪国辩护人纪中久)也到达天津检察院第二分院,提交新的委托和辩护手续,询问案件进度,同时反映该案侦查机关之前存在的一些违法行为,请检察机关依法监督和纠正。约11时50分左右,四位律师走出检察院时,突然遭到大批警察、治安巡防员和便衣的围捕,没有任何理由和手续,先后被控制在警车里,之后均被强制带到天津市河西区公安分局挂甲寺派出所进行口头传唤。卢庭阁律师(勾洪国辩护人)于当日下午抵达天津前往天津市挂甲寺派出所了解情况,深夜时分李昱函(王宇辩护人)、吕洲宾(包龙军辩护人)、梁小军(谢燕益辩护人)、程海(王全璋辩护人)、 黄汉中(包龙军辩护人)等多名律师亦从全国各地赶到天津,律师递上所函和当事人委托书出示律师证要求会见,但遭派出所拒绝,投诉亦没有被处理。多名律师轮流在派出所接待大厅通宵等待。直至2016年6月7日10时许,四位律师才陆续获得人身自由(蔡瑛、文东海律师被长沙市司法局的人员接走,王磊律师被郑州警方接回,纪中久律师被杭州国保带回)。后据律师透露,询问内容主要是要求律师承认和指控709家属扰乱公共秩序。

 

【家属到检察院表达诉求后被强制传唤】

 

2016年6月6日上午10时,三名家属(李和平妻子王峭岭、王全璋妻子李文足、翟岩民妻子刘二敏)在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门口用水桶秀抗议,红色的水桶上写着“和平我支持你”、“全璋我爱你我等你”“老翟 爱你 等你”。约11时30分左右,家属均被强制带到天津市河西区公安分局挂甲寺派出所进行口头传唤,戈平妻子樊丽丽遭警察拦截被遣送回家,同时跟随而来的摄影师也被传唤抓捕。直至2016年6月7日12时,三位家属和摄影师才陆续获得人身自由。其中,翟岩民妻子刘二敏于早上6点被北京国保送到门头沟永宁镇派出所,一女警及三、四个男警,辱骂殴打她5分钟,打得她躺在地上起不来。9点30分左右才将其送回家中。后家属透露,警方指控她们扰乱公共秩序。

 

【律师及家属到律协维权后被跟踪拉扯】

 

2016年6月16日,李和平的辩护律师蔡瑛、马连顺以及李和平妻子、王全璋妻子到全国律协反映情况,要求律协保护律师在天津履行辩护职责时的人身安全和执业权利。途中被北京国宝跟踪、拉扯,后被带至北新桥派出所,蔡瑛律师抱全璋三岁半儿子暂时安全。

 

【家属因要求会见被警方抬出看守所】

 

2016年5月16日,辩护律师李柏光和谢燕益妻子原珊珊到达天津市第二看守所要求会见谢燕益。原珊珊问李斌:你们上次说谢燕益的侦查期限只延长到4月8日,现在已经是5月16日了,你们说话还算不算数?你们还是人吗?李斌听后大怒,斥责一句原珊珊,就怒气冲冲跑掉了,把原珊珊和李柏光律师两个扔在那房间,不予理会。后来原珊珊一直坐在那房间不肯走,直到中午12点,几个执勤武警把原珊珊抬出那个房间。

 

【酷刑】

 

(1)    2016年5月10日,尹旭安的辩护律师蔺其磊首次会见尹旭安后了解到:尹旭安被抓当晚因申请一个曾对他逼供过的警察回避,被该警察辱骂。在被送到大冶市拘留所后被同房的人围住,一个叫彭子键对其暴打。其按了三次警铃管教才到场,却说“你是垃圾该打”,很长时间才把尹旭安送到医院缝了几针。尹不但被打还被行政拘留了十日。尹旭安称现在脑子很混乱,记忆力减退的厉害,其头顶因被打左半部经常头疼,因其血压高、左心脏疼痛等多次要求看守所转诊治疗,也向驻所检察室反映但均被拒绝。

(2)    2016年5月10日,姚建清的辩护律师郭海跃首次会见姚建清后了解到:在侦查期间姚建清曾多次要求办案人员依法办案、文明办案,因此侦查人多次对其谩骂,甚至在15年7月2日下午被带到谈话室直到7月5日上午才被送回监室,而办案人员每八小时换一班,期间对其谩骂侮辱,当她坐累了想往后靠一下,都会有人推她。